当前日期: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网站首页学校概况校园新闻园丁风采教育教学魅力涿中党建工作联系我们
2020今晚特马结果 > 园丁风采 > 名师访谈 >  
诺奖得主的中国生意:出场一次100万 午宴晚宴均可售
来源:未知 点击数:次 更新时间:2020-02-22 19:21

  
 

   原标题:诺奖得主的中国生意:出场一次100万,我们别再当“冤大头”了自新千年伊始,中国就兴起了一股诺奖得主走穴热。 诺奖得主疯狂捞金,中国真的是“人傻钱多速来”吗?1“组团”来中国走穴诺奖得主从何时起频繁来华,这个已无从考证。

  
 

   代表人物,却有一二。

  
 

   蒙代尔是来华最多的诺奖学者。 1999年,蒙代尔因“开放经济中货币与财政政策”理论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其提出的“最优货币区域”理论将欧元由概念变成现实,被誉为“欧元之父”。

  
 

   早在1995年,蒙代尔就到访中国,与中国就此结缘。

  
 

   获得诺奖后,更是成为了“常客”。 此后10年间,蒙代尔访问中国超过20次。

  
 

   仅2013年下半年,就来了5次。

  
 

   (蒙代尔出席中国某论坛)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诺奖得主也不例外。 最近几年,在中国独领风骚的是挪威的爱德华·莫索尔。 自从2014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莫索尔好像“爱上”了中国。

  
 

   让我们来看看2019年莫索尔的中国行程吧——2月26日,会见浙江嘉兴市领导。

  
 

   4月7日,参加河南郑州诺贝尔奖获得者科技创新中心的揭幕仪式。

  
 

   5月5日,访问山东大学。

  
 

   6月15日,在陕西中医药大学作学术报告。

  
 

   9月10日,参加第十七届中国西部海外高新科技人才洽谈会。 9月13日,参加欧美同学会第六届年会暨海归创新创业郑州峰会。

  
 

   9月16日,接受某母婴类社区综合平台的采访。

  
 

   9月18日,走进电子科技大学。 (莫索尔走进电子科技大学图片来源:四川在线)以上只是不完全统计。

  
 

   按这频率,莫索尔几乎每月都要来一次中国,堪称“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颁发个劳模勋章也不为过。 更让人惊奇的是,诺奖得主不仅不辞辛劳,还十分亲民。

  
 

   除了高大上的科技论坛,就连房地产活动也愿意屈尊参加。

  
 

   2014年9月12日,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就光临了某开发商楼盘,与社区业主、300多位企业家齐聚一堂,探讨“创新的榜样”,一点架子都没有。

  
 

   (新闻报道)最近几年,又出现了一个新趋势,诺奖得主开始流行“组团”走穴。

  
 

   2018年8月10日,崔各庄论坛暨诺奖成果转化高峰论坛上,6位诺奖得主“抱团”参加。

  
 

   一个月后的第十七届中国西部海外高新科技人才洽谈会,又“召集”了5名诺奖得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莫索尔也位列其中。

  
 

   最牛的还是上海。 2018年10月29日开幕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海滴水湖),“集齐”了26位诺奖得主。

  
 

   (新闻报道)不知道是否能召唤牛顿或爱因斯坦?2诺奖得主的生意经上个世纪,很少有诺奖得主到访中国;今天,诸多大咖纷纷来中国站台。

  
 

   仅从这个变化看,可以视作中国影响力的一大进步。 中国科技是在开放学习中进步的。 诺贝尔奖又是科技殿堂的最高荣誉,诺奖得主亦是最顶尖的人才。

  
 

   因此,邀请诺奖得主来中国,探讨最前沿的科学问题、分享行业新动态新方向,有利于中国科技发展。

  
 

   退一步说,哪怕是走秀,也间接传播了科学精神。

  
 

   但站在诺奖得主的角度,来中国走穴,大多数与科学无关,只是一笔生意。 当诺奖得主成为了一种稀缺资源,市场有需求,就有商业机构来运作。

  
 

   诺奖得主来中国走穴,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 2014年6月,诺奖得主基德兰德到访中国,包括高校讲座、企业考察以及经济论坛在内的活动,全部由一个名为“世界名人中国行”的机构策划。 (基德兰德在中国)这家机构,拥有遍布全球各领域的名人经纪资源,包括各国政要、诺奖得主、经济名家、企业领袖等,曾多次策划、邀请“洋大师”来华。

  
 

   据《羊城晚报》记者调查,企业邀请蒙代尔和罗杰斯等大师前来演讲报价高达100万元人民币(约16万美元)。 这只是5年前的价格,现在肯定不止这些。 实际上,出席演讲只是行程中很小的一部分。 在网上,你可以找到一份诺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的中国行广东站招商方案,仅赞助合作方式,就报价不菲——首席冠名赞助合作伙伴限1家开价200万元、战略合作伙伴限3家每家80万元、指定赞助限5家每家30万元、支持单位限5家每家15万元。

  
 

   (赞助合作方案)诺奖得主的时间很宝“贵”,在中国每一分钟都充满商机,演讲会中的与大师互动对话环节、大师亲临企业参观指导、招待晚宴、午宴,甚至往返机场车程中与大师独处,均可明码标价,向社会“出售”。 看到这里,就会明白,为什么莫索尔每次来中国,短短几天,要奔波于多个城市。

  
 

   挪威到中国相隔7000多公里,来一次不容易,自然要物尽其用,人尽其能,多多参加活动,多多捞钱。 在国外,莫索尔只是一个科学家,在中国却成为通吃学术、产业界,横跨生物、教育领域的弄潮儿。

  
 

   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棵“摇钱树”。

  
 

   3反对诺奖形式主义我们不反对诺奖得主来华,反对的是形式主义。 有的科技论坛,邀请一个或多个诺奖得主,每个诺奖得主演讲半小时。 短短半小时,能谈什么深刻的观点,带来什么启发?有的活动,诺奖得主的演讲主题与活动主旨南辕北辙。 曾有科技界业内人士爆料,在研讨科技政策的研讨会上,当地政府硬是请来了研究细菌的诺奖获得者讲述他的最新研究成果。 更有甚者,一个诺奖得主在中国身兼数职。

  
 

   例如莫索尔,先后在上海、济南、嘉兴、无锡等地设立“诺贝尔奖工作站”或实验室。

  
 

   (莫索尔在上海设立工作站)这些诺奖得主难道有分身之术?如果是商业活动,倒也无可厚非。

  
 

   2014年9月,在广州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新经济力量论坛开幕前,某品牌矿泉水公司董事长与蒙代尔进行了“交流”。

  
 

   企业热捧诺奖得主,就是希望能利用名人效应推广品牌。 在商言商,各取所需。 但是,政府举办的活动,如果硬要拉着诺奖得主站台,不仅无助于国际交流,反而浪费了纳税人的钱。 2018年,深圳发布诺奖实验室组建管理办法,每个诺贝尔奖实验室将收到最高一亿元的建设资助。

  
 

   (新闻报道)我们理解深圳抢夺科技制高点的宏愿,但是,这些诺奖实验室真的能促进深圳的基础科学发展吗?回顾历史,过去30年,深圳没有产生过一名诺奖得主,并不妨碍深圳取得翻天覆地的成就。 展望未来,深圳未来的发展,也不取决于诺奖得主及其挂名的“实验室”。 这个钱,我们还是少花点好。

  
 

   4中国需要的是大科学家诺奖得主来华捞钱,本质是诺贝尔奖崇拜,以及其衍生出来的学术功利化。

  
 

   但须知,中国应该崇拜的是诺贝尔奖精神,而非诺贝尔奖得主。

  
 

   诺贝尔奖精神,恰恰是杜绝学术浮躁、功利化,踏踏实实地做学问。

  
 

   如果一个科学家频繁走穴捞钱,他必然没有时间做科研,也无法获得诺奖;如果一个科学家在获得诺奖后频繁走穴捞钱,人们能够从他身上获得只是铜臭味而非科学精神。 2015年,在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屠呦呦这样说:获不获奖对我来说不那么重要,获奖证明我们的中医药宝库非常丰富,但并不是借来拿来就能用。 像青蒿素这样的研究成果来之不易,我们还应该继续努力。

  
 

   荣誉多了,责任更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屠呦呦口中的“很多事”,显然不是走穴捞钱。 “青蒿素发现者”屠呦呦,60多年来专注中医药研究实践,在获诺奖之前鲜为公众所知。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参加完共和国勋章颁授仪式,当天就返回湖南,第二天还要到田里去。

  
 

   “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为研制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隐“功”埋名30年。

  
 

   当下中国,需要的不是走穴捞钱的诺奖得主,而是脚踏实地的大科学家。

  
 

   与其把钱花在外来的诺奖得主身上,不如拿来资助自己的科研工作。 别再当“冤大头”了!。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涿鹿教育信息网搜鹿网涿鹿好帮手网中华资源库橡皮网
学校概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校长寄语
河北涿鹿中学 2015-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